• 开服表
  • 亚游集团
  • 产业首页
  • 科学探迷
  • 社交游戏
  • 单机评测
  • 《仙剑奇侠传6》通关人物剧情心得评价(剧透)

    2015-07-11 10:05:45来源:贴吧编辑:评论(0)

       国产单机大作《仙剑奇侠传6》已经发布,很多玩家都已通关游戏,游戏剧情怎么样?下面为大家带来玩家“沈君则”总结分享的通关人物剧情心得评价,一起来看看吧。

       这是一个复杂又扑朔迷离的故事,仙剑六,北软几乎把剧情做到了极致,可是带来的后果我估计也让他们真正意识到,一个好游戏绝不仅仅是剧情,即便是仙剑奇侠传。

       【人物】

       1. 居十方

       一个懦弱的小人物,用自己的生命来修正犯下的错。

       如果让我谈谈小六的人物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十方,第二个是埋名。

       十方在前期真的很普通,没有存在感,甚至让玩家奇怪这个角色为什么会一直跟在队伍里,明明和谁都没有关系,明明也没有被谁入过眼。正武盟机关堂堂主,听起来很威风,实际上整个堂也就他堂主一个人,在正武盟的兄弟们口中,更是变成了“白饭堂”。

       毋庸置疑,他的个性是懦弱的,面对女孩子,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,连道歉都支支吾吾;面对信任自己的左冠人和温仰,他所作所为就是不断地逃避,离开正武盟,离开嘲笑他的一切;在面临可能存在的危险面前,他不止一次地表现出怯战,甚至到了正武盟命悬一线的紧要关头,他患得患失,不想失去豆包,不想失去自己的性命,最后也因为他的懦弱,背负了最为沉重的代价。

       扪心自问,当我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,来挽救很多人时,我会这么做吗?

       以往仙剑主角里几乎都选择了苍生大义,他们放弃了爱人,牺牲了性命,他们被玩家景仰和怀念。但是轮到居十方时,他怯懦的样子忍不住让玩家去砸屏幕,“有什么不能去的!你不去也是死,去了就能拯救大家,孰轻孰重分不清吗!”

       他没去,顾寒江死了,他一个废物却活了下来。所有人都恨他,我也一样。

       我觉得这个人物洗不白了,他怎么能当主角!我当时心里这么想。

       在我看来,他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,和其他人没什么共同爱好,他的机关不为人理解,他本人更是不善言辞,情商低至负数。别人冷眼看他,他就更加看不起自己,更加胆小,真是一个无穷的死循环。启魂圣宗以后,他更是恨不得永远不去见人,他被顾寒江拉去目睹温仰安抚遗孤,还和越今朝打了一架,最后他说——

       “疼,可是疼得痛快……心里好像砸破了道墙,敞亮了许多。”

       忽然觉得他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       以前的他应对所有事情,就一个方法,逃避;对于他心中的愿望,就一个做法,幻想。

       他终于打破了这堵墙,他开始学会面对了。闲卿说,小绣儿要打要杀,你都得给我受着。他没吱声,但是一听到明绣用云来石回到了与青山,立即想到可以使用横道众的飞行器,他不假思索地主动提出,似乎从未想过面对明绣的后果,更未畏惧。至此,他更是放弃了当大英雄的幻想,他对朔璇说,你就当没听见吧。

       我对他的看法真正发生转变是在明绣的回忆里。他面对这明绣的怒火,说道——

       “已经发生的事,你不去想它,它也不会消失,就好像总坛那时的事……前两天,我躲在屋里不敢见人,是顾大叔告诉我一定要面对现实。你是顾大叔的徒弟,怎么可能连我都不如!”

       呵。小十方,刮目相看了。

       他开始面对现实,承担责任,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,帮助需要帮助的人。如果说之前的懦弱来自于他的自卑,那么伙伴的信任和认可是他新生的勇气。

       大战之前,今朝猜测横道众要牺牲他们时,我就想,不会是十方吧。

       唉,果然是他,也只能是他。仿佛这一切都是铺垫好的一样,只有他和朔璇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牵绊,只有他背负着顾寒江的死,只有他亏欠着明绣,更是只有他需要用生命来证明自己也可以成为别人的依靠,而绝不是拖累。

       “是啊,今朝他们都比我强百倍,我能做的只有……”

       他没得选择,他只有一发暗器,他只有靠近朔璇,才有百分百的机会。如果没有削弱祝宇(这两个字太难打了)和雾魂的血缚,后面一切的计划都是纸上谈兵。他明明是一个小人物,却成为了整个事件里至关重要的一步。前后的转变与反差,让我泪流满面,并不是每个人都要负担起对其他生命的重责,而当这个责任降到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身上时,他明明可以展示自己的胆怯,可他却一点都不害怕了。

       “明明是个废物……白痴吗,那个傻子……”

       你真的现在还这么觉得吗?

       2. 洛埋名

       仙剑里第一个让我又爱又恨的角色,以致让我惶恐到无从落笔写他。

       谈他罪孽深重?可若没有他,绝没有后来的洛家。

       谈他情深意重?可他全部的情意只给了一人。

       谈他是个疯子?可他是整部游戏里最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人。

       谈他一心求死?可他自己却说,我是个很贪心的人。

       到底该怎么写他呢?从他的身世说起吧。

       与其说是人,不如说是一个游荡了两百年的灵魂,他曾经像所有热血的少年一样,只要大家可以幸福,牺牲我一个人又算什么呢?我愿意作为血缚的祭品,只要热海保洛家永久的绿洲。

       可当他真正死掉后,他才意识到,他是一个连阴差也不会上门叨扰的孤魂野鬼,他的灵魂被永久束缚在洛家的领地,不能转世,无法超脱。

       他偶然进入了洛家新生双子的一具死胎内,当他告诉家人这个事实,劝说解除血缚时,他却被自己家人杀死了。

       从此以后,天谴来临,双子必诞死胎,而他依附为生,借取同胞的寿元苟活于世,成为了不老不死不生不灭的真正的怪物。

       他孤独了太久太久,见过形形色色的后辈,直到遇到一个人,那个人宁可舍弃自己的寿命,也不愿意舍弃他。虽然她知道真相后心里恨他,但是她早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兄长,她哭着请求,让我把这件事忘记吧,我不愿意记得你的坏,我宁可相信短命只是上天的责罚,你还是我的哥哥。

       孤寂的灵魂,第一次动容了吧。

       洛埋名得知血缚代价的那一刻起,他的最大心愿便是除去血缚。

       当他被自己“第一世”的兄长杀死,当他发现人们已经心安理得地安坐在洛家双子的骨肉之上时,他的另一个心愿便是毁了洛家。

       可是因为洛昭言,他又生了新的心愿——

       让她好好地生活一辈子,去亲眼看看这大好山川。

       他一生所求,唯此三个心愿,最后都一一实现了。

       我的昭言,是个天真正直的傻瓜,她接受了自己的命运,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活得精彩、名满天下。她宣扬侠义,可总有侠义无法解决的事情;她热爱生命,可她将会英年早逝何其无辜。

       她不愿意做的事情,逃避的事情,他来做。

       她不愿意看到的情景,他都替她藏起来。

       人算不如天算,昭言还是提前破解了他的迷阵,那迷阵的关键就是昭言为他亲手画的画,纵他心机如此,却依然败给了自己的软肋。他顾不得自身的安危,立即结束法阵,刚刚落地连身子都不稳,仍是问了一句,“昭言怎么样了?”

       一切,不言而喻。

       最后的最后,他连自己的死都算的那么精明。没有多少时间了,想到洛昭言很可能会为自己顶罪,他直接赶回洛家,把众人的仇恨吸引在自己身上。而他最后的死,对他而言一定是此生最幸福的事情,因为他两百年所求不过是一个“死”字,更何况他还是为了保护那个人而死,并且死在了她的怀里。

       杀人者人杀之,他明白,如果自己不死,她永远无法释怀。

       舍一族而保一人,真是无情的多情人。

       3 明绣(上)

       粉切黑少女,你永远无法想象她的坚毅。

       这是我仙剑系列最最最喜欢的女性角色,绝对没有之一。我喜欢她,并不代表我向往成为她那样的人,只是因为她在太多事情上,有着常人做不到的、自己的固执和坚持。

       初见她,手上执一盏明灯,烛火温柔地映着她的面庞,明明如此秀丽的外表,正如她的名字一般,可是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,她的下个举动,很可能便是召唤出烈焰焚尽这世间。

       囡囡,这是她的乳名,只有娘亲、顾寒江和闲卿可以唤,而闲卿也并不是太敢唤这个名字的。她个性孤僻,不易相处,独来独往,心中也只住了这么三个人。娘亲早逝,除了师父和闲卿,她谁也不关心;世事纷繁,除了除妖她什么也不想做;孤身飘零,只有与青山是她永远的港湾;情之一字,她全部给了她的师父,无悔无怨。

       她对妖物的痛恨,始于自己幼年的经历。山村村民信奉山神,在她八岁那年将她绑架作为山神的新娘送给山神,娘亲哭着跪下请求,却被人拦住。在她以为自己小小的生命即将断送时,一个相貌并不突出、反倒一副潦倒的大叔,从山神手中救下她。

       那是她第一次与顾寒江见面,她穿着一身粉嫩的衣服,一直在哭。后来回想起那一幕,顾寒江说:“最初遇见你那日,你哭得那么伤心,哭得师父心疼,心想,可不能再让你那么哭了。”现在想想,多少让人有些苦笑,因为自那以后,长大懂事的囡囡,每一次哭,都是为了那个永远不想让她哭的人。

       村民得知山神被杀死后,一心想着和妖物求和,用迷药迷魂了囡囡和顾寒江,囡囡娘亲带着几个人来抵抗,却不料妖物也趁虚而入。那个夜晚,长河村火光笼罩,大地被烧成了焦黑色,女孩的心中一直在哭泣,连手背被火焰烧到都没有注意到伤痛。她手背上的伤愈合成为了一道难看的疤,而她心底的伤口却从来没有愈合,她只能不断地杀妖来填充自己心中的愤懑和不甘,她在痛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     有时会想,明绣的每个技能都与火有关,是不是因为在她心中,火是最可怕的呢?火留给了她那么多的伤痛,长大后她便学会用火来掌控自己的命运。

       她执着于铲除妖魔,也只有一个例外,闲卿。

       她和闲卿的相处模式是十分有趣的,一个长辈总是在讨好一个晚辈,而那个晚辈总是不乏辛苦地想着各种法子和语言来损那个长辈。闲卿会故意喊她囡囡,明知道肯定会遭受她的白眼;而明绣会说他是狗鼻子和大尾巴狼,她也知道闲卿根本不会在意。

       “打主人也要看狗。”这一句让我笑到了心坎儿里。我是多么希望自己也有这么一个长辈,平时有来有往地开着玩笑,偶尔互损一下杀杀对方的威气,但在危难时候能够随时为他付出一切,更是在失落的时候送她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       这份情感,说友谊,感觉是轻了那么些;说亲情,却又不那么正经;说爱情,则是玩笑开大了,我们都知道他们各有所爱。

       那算什么呢?是一个痛恨妖的人和一个热爱人的妖罢了。只有明绣和闲卿之间才能产生这样的情感,玩家只有羡慕的份了。

       顾寒江,是明绣一生都说不得的名字。她永远唤他师父,却希望他绝不仅是自己的师父。

       有那么一段时间,网文中的师徒恋特别火,基本都是一个傻白甜的徒弟,爱上一个不问世事的师父。看得多了,还有点乏味。

       但是,我从未想过会在仙剑里出现师徒恋,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。在我心中,仙剑一向是保守的,男女情爱都是纯洁的,亲情是伟大的,犯了错一定会受到惩罚,正义永远得到伸张,如此种种,基本不踩雷区。虽然师徒恋对于今日受众并不算雷区(花千骨播得那么火呢),但是对仙剑来讲,真是一个突破了。

       这里的师父,只是一个外表邋遢的中年大叔,头发厚重地披着,脸快被遮住了一半,胡子也不打理,与书中的清俊上仙相距甚远。

       这里的徒弟,一心想着杀妖,满腔都是怒火,少女心三个字在她的字典中全无,言辞犀利行事果断,与书中的傻白甜徒弟简直一天一地。

       但是我就是爱看,略带有一点父嫁的色彩。

       从何处说呢?

       顾寒江,让明绣焕然新生的人。他有自己的责任如九泉守护,他有自己的大局观如生死为谁一掷轻,他更有自己独特的命运论调——

       “以我所见,未来有无数可能,然而依循天理,总有一种可能是看似最易成真的,世人称之为命运。但若有人有足够违逆天轨的信念和力量,令其走上另一条路,却并非绝无可能。”

       这就是仙六结局的写照啊……

       以顾寒江的学识、责任、胸怀与信念,真的是一个太过优秀的人,就是这样一个大侠似的人物,从屏幕外都能感受到他那种形象的光辉。明绣自小在他的身边长大,说句实话,见过了顾寒江这样的人,天下又有谁能入她的眼呢?更何况,师父还是那么懂她、宠她,想陪伴师父左右一生,太单纯不过的愿望。

       师父不愿意,当然不愿意,自己这么一个老头子,只会让徒弟委屈。但是他到底喜不喜欢明绣呢,那种超脱师徒之间的爱意?或许是有的吧。他对闲卿说,“我虽贪万人之生,却只怕一人之死。”他对明绣的担心和关爱,启魂总坛处淋漓尽致。但是这究竟是什么感情呢?恐怕他自己,也是不可说吧。

       3 明绣 (下)

       如果说对待师父和闲卿,让我感受到了她内心的爱和孤独,对待即将发生的鲲鹏之灾,和她对越祁态度的转变,可以说让我真正爱上了她这个人。

       顾寒江死了,她已经出离于悲伤和愤怒,只想最后静静地靠在师父身上,陪伴他生命最后的旅程。我本以为,面对心爱之人的死去,她会无法控制自己,但是我错了,错得极其离谱,因为明绣非常的冷静,她直接返回与青山,寻找龙潭起死复生的方法。

       这不该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冷静,可她却做到了。因为我了解自己,现实中若是发生了亲人故去,必定先哭天抢地,严重时惶惶终日,绝对做不到如她这般想出应对之法。此处,我敬她。

       在归墟里,喜怒哀乐,人情四苦,她坦然接受了自己悲惨的童年,并且扭转了回忆中的幻境,见到了初来与青山的自己,再见了自己的师父。

       在龙潭之中,面对宿何,听闻起死回生的代价,她说——

       “我会作为师父生命的延续活下去,然后,有一天,再和他相逢。”

       必须以遗忘自己作为代价,这样换来的师父,真的有意义吗?

       在回忆里,师父曾说——

       “对于逝者,重要的人好好活下去,才是最大的安慰。如果说复活的话,我以为传承了逝者心愿、信念的生者,才是他生命的真正延续啊。”

       小绣儿,可别忘了师父的话啊。

       你不愿意忘记师父,师父更不愿忘记你。

       正如她后来劝慰越祁,这是她真正对逝去挚爱之人的体悟——

       “有些山之所以难以翻越,是因为那个能给你勇气的人,便是你的山。可也是为了那个人,无论摔得如何遍体鳞伤,无论爬得多么难看,我们都一定要翻过那座山。”

       这样个性鲜明的人物,我第二次敬她。

       驭界枢,屡屡目睹了越今朝为越祁处处考虑事情以后,她终于忍耐不住了——

       “越祁,我看不惯你这点很久了。无论何时都顶着一张白痴脸,几乎毫无主见,遇到问题就交给别人思考,你有认真活过一天吗?”

       天呐,她说完这句,我简直要拍手称快!针锋相对,我心中感慨,终于有女配气势汹汹地挑战女主了!一向独来独往的她,当然不明白越祁事事依赖今朝的感受,你说她嫉妒?那就错了,她从来不会嫉妒,她心中更多的是同情,她不愿意看到有人像提线木偶一般,被他人左右自己的命运。

       故事的后来,越祁的蠢萌天真还是打动了她,她终于把越祁当做朋友看待,她知道越祁心智不过孩童,既有忍让,更有教导。即将结局之处,她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告诉了越祁现实,虽然残酷,但不乏温暖。

       我第三次敬她。

       在居十方死后,她手中拿着同样的书信,却做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。她说,我也有想保护的人,我也可以做到。

       她没有知会任何人,独自在云来石上前往无垢请愿。她希望看到鲲的弱点,可她试了多次无果。师父,是因为我的决心不够吗?下定狠心,她突然看到了一点儿,瞬间她也就明白了,如何展现自己的决心呢?无垢说,奉上你的生命吧。

       “天道,命运,那自以为掌握万物的冥冥之力,以这双眼作为代价,让我看见我想预想之事。若是不够,我还有我这双手,这双腿,只要让我活着将讯息带回,即便是要我的性命也无妨。我,要,看,见。”

       屏幕外,我为她哭出了声。这样狠绝果断的女孩,连决心的誓言都如此残忍。师父曾经给她包扎的衣带,她用来缚住自己的双眼。她的路,是她自己的选择,但是无论怎样的路,师父都会一直陪伴着她。

       自戳双目,这是多么痛的体验,可她却云淡风轻地带过,“值得便好。”即便双目不能视物,她也绝对不让别人搀扶。这就是她自己的坚强,她不求别人一丝同情,只求自己无悔。

       我第四次敬她。

       她生来坚强。